靖安漂流-三爪仑漂流-三爪仑神仙谷漂流

三爪仑神仙谷漂流

示例图片三
网站首页 > 文章中心 > 游玩游记

南昌至三爪仑游记

2018-06-17 09:40:51 三爪仑神仙谷漂流 阅读

  早上起来,身上有些酸疼,看来昨天确实是折腾得有些累了。但正因为这种酸痛感,我才能再一次真切地感觉得到昨天的靖安三爪仑漂流之行,才能确信现在想起的一切并非只是自己的一场梦境。

  到洪城客运站买票时八点四十八分,售票员告知八点五十那班刚走,下一班车必须得等到九点半了。就是说这段遥远的路途我已经浪费掉了四十分钟。

  坐上大巴,插上耳机,只听许巍,感到一种非常宝贵的存在感、自由感与内心的平和。看着车窗外的风景,突然觉得其实南昌并不愧对花园城市这个称号,而且再一次让我坚信她会变得越来越好。驶离市区,前往安义、靖安的途中,山脉连绵起伏,绿色的原野之中是零星点点的人家,到处一派郁郁葱葱的景象,这样的安宁详和让人心迅速远离尘嚣。我珍惜这样一个纯粹安然的自己,对于这场旅途来说,能有这样的收获已是心满意足。出发,并非真的想要看什么奇观异景,只是为了告诉自己:不要忘了真正的你。

  到达靖安,已是十一点又七分。对靖安的第一印象是,这是个非常普通非常安逸的小县城,与中国其他许许多多的小县城并无不同。我打听到已经错过了最早那班也就是上午十点去三爪仑的班车,下一班得等到下午一点半,而回南昌的车最晚是四点半。这就意味着如果我想乘一点半的班车,大概一个半小时后也就是三点抵达景区,然后我立马就得乘车返回赶回南昌的车,因为一开始我并没有打算晚上宿于此地。出租车司机说,送你过去吧,130块,来回一百多公里呢,烧油也不少钱呢。我说让我找个人拼车吧。他道,这时候你找谁拼车去?我说你回来再载个人不就把油费赚回来了。我心里并不太相信他所形容的距离。司机冷笑一声,那山里头荒无人烟的,上哪载人去?我听了心里头有点纳闷,不至于吧,好歹也是个4A的景区。转念便道,这样吧,你到那等我俩小时,来回你看多少钱吧。他说再加一百。我扭头就走,道,大不了我今天不去了。事实上情况已超出了我原本预想的范围,而兜里揣的钱并不多。旁边一三轮车师傅搭话:“我骑个摩托车送你过去吧?可以等你回来。”

  我试探地问:“多少钱?”

  “八十。”

  “来回?”

  “对,来回。”

  “行,那走吧!”时间已过十一点半,我没有工夫可以耽误了。

  事实上,选择摩的是个危险的决定,因为路途遥远而绝大部分路段又是盘旋的山路,况且这是于我完全陌生的城市去的又是一个我完全陌生的地方。事后想起这段对白与如此迅速大胆的决定,既佩服自己的这份果敢与魄力,又不免感到后怕和心惊。后来也证明出租司机并没有夸大其词,景区“荒凉”程度大大超出了我的想象。但于我而言,我喜欢我选择的这样一种交通方式,它自由灵活,与天地更接近,后来也同样证明我的决定是明智的。师傅好心地提醒我带点干粮,我诧异道:“那边难道没有卖吃的吗?”他非常肯定地摇头:“没有!”因为知道我赶时间,他骑得非常快,我坐在后座上不停地说:“安全第一,安全第一。大不了也就是今天不回南昌了。”车行不久,山峰山脉铺面而来,连绵不断。因为是阴天,山头云雾缭绕,如神仙之境。一路上罕有人迹与车辆,只见得青翠山峰与湾湾碧水,只听得哒哒马达与呼啸而过的山风。去程走的是宝峰线,我惊叹于路的一个拐弯,便是再也停止不了的美景。热心的师傅给我介绍每一个经过的地方的名字,讲靖安的新鲜事,讲他温馨的小家,到达宝峰时还特意放慢速度给我指宝峰寺的方向。车继续往前行驶,好山好水一直不断,开始走盘旋山路时,风景越发让人心醉神迷。或层峦叠翠,或深谷幽壑,或碧水蜿蜒,或氤氲水汽。已经是了无人迹,车辆也极少碰上一辆,举目望去,只有大山,只有森林,只有自然。我甚至都忘了我自己,仿佛也成为了那一棵树,一株草,一片云。我的心里是欢愉的,又是充满幸福与无以言说的感动的。在我的心里升腾些呼唤,她说,旷姣,你快看哪,这世间这么一个毫无喧嚣的地方,这么一个纯粹自然的地方,什么都值了,都值了。偶有白鹭飞过,给这片宁静的世界又添灵动。这样的荒凉是因为无人烟,而我恰恰喜爱这种不被打扰的安然与寂静。

  车行约一个小时又二十分钟,终于抵达观音岩——此行的主要目的地。她隐于三爪仑国家森林公园一隅,宁静秀美而无半点尘嚣之气。到达时已是下午一点,意味着我在景区最多只有两个小时的逗留时间。这里的人烟稀少与交通不便又是超过了我所预想的。购票时,工作人员得知我赶时间,对旁边的同事说:“诶,刘总不是今天也回南昌吗?捎上这姑娘呗。”“他今天不开车回去呢。”我接过票,笑笑,往景区快步走去,我感激她们的这份热心。

  在三爪仑众多的景点中选择观音岩,是因为这里大片的原始森林、如画的风光以及与桥文化禅宗文化极具特色的结合深深吸引了我。进入景区,映入眼帘的是茂密的树林、通幽的石板台阶、潺潺的流水以及形态各异的瀑布。一路上,水流声不绝于耳,或低喃,或诉说,或呐喊。耳畔之声,除流水瀑布与鸟鸣,别无其他。翠竹尤多,枝繁叶茂,秀美挺拔。拾级而上,隐含着一段祈福之旅,求康健,求平安,求姻缘,求长寿等等,都与桥文化很好地结合起来,营造出一种朝拜的神圣感。途中除了碰到两三个在山里劳作的劳工,并没遇到任何其他的游人,似乎这山水里,除了自己,再无他人。天依旧是阴沉沉的,来之前万万没有想到果真会荒凉得如此厉害,或许是未尽开发的缘故。虽然有点瘆人,但我的心里依然是欢快的,我贪婪地呼吸着这无比清新的空气,心里头竟似乎还有点庆幸这绝佳的胜境竟是属于我一个人的。

  不知不觉已过去一个半小时,我知道再怎么流连忘返都必须离开了。几乎是小跑着下山的,而这时太阳也出来了,金色的阳光从树缝里洒下来,照在青石板上、小桥上、跳动的水花上,让人越发恋恋不舍。下山的路上碰到导游带着俩男孩上山来,笑着跟我打招呼:“这就回去了?”我笑道:“没办法,得回南昌呢。”看来终于来了其他的游客了。走出景区大门,售票的姐姐亲切地问我观景的感受,贴心地说今天这么匆忙必定是玩得不尽兴了,言语间替我感到遗憾。等走的时候还热情地说欢迎下次再过来,到时必定好好地玩玩。

  我依依不舍地回头再看一眼这矗立于蓝天白云下的翠绿山峰,开始返回靖安县城。天已经变得明媚了,湛蓝的天空里点缀着大朵大朵的白云,山间吞吐着云雾,树木山峰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愈加苍翠欲滴,仿佛都含着笑似的。摩的师傅选了条与去程完全不同的路,这样就相当于刚好绕了一圈,正是大大地合我的心意。这条路线也弥漫着更多的人烟气息,零零星星的小家小户洒落于连绵起伏的山脚下,映着蓝天白云,恰好是“白云深处,靖安人家”这句话的绝佳写照。我深深地感谢我的领路人,不管是有意还是巧合,他在最合适的时间,选择了最贴合天气、最贴合我心情的路线,没有比这更完美的了。师傅说,要是你不必这么匆忙,我可以带你去很多其他非常不错的地方好好转转的。而我能回报这份善心的,只是一声真诚的谢谢。

  最终顺利地在四点半之前赶到了车站,也顺利地坐上了回南昌的车。这段旅程,也让我再一次相信,这世上,99.9%的人都是没有恶意的。我愿意冒这0.1%的险,选择相信他们。

  后记:坐在回来的大巴上,耳机里放的依然是许巍。旁边一姑娘和一大哥在聊天,听得他们有谈到三爪仑,但只是沉默不语。隐约听到那大哥说可以坐船去鄱阳湖,我立马摘下耳机问:“你好,请问南昌哪可以坐船去鄱阳湖?”然后便开始聊起来。他问:“你这是回南昌还是从靖安过去玩呢?”我笑道:“回南昌呢,来靖安玩儿,刚去了趟三爪仑。”他若有所思,问道:“三爪仑?今天他们跟我说,下午有个游客特酷,包了个摩的就来景区了,还要赶回南昌去。本来叫我顺道载上,但想想也就算了。这游客说的就是你啊?”我大惊:“你就是他们说的,刘总?”旁边那姑娘笑了:“就是他。”那大哥继续说道:“我跟他们说了,以后碰到像你这样真心热爱我们景区的游客,就该打个五折什么的。下次再来,那张门票仍然有效。”

  呵呵,这世界有时就是这么小,这么奇妙不是么?


Powered by MetInfo 5.3.19 ©2008-2019 www.MetInfo.cn